“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青春无需强留。但要缅怀。


Tag: 潮起潮落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再会了这里

一直习惯用“这里”来指代这家工作了十年的公司及其下属的各个售楼处。而实际上,从转入房地产业的时候算起、在与它有大大小小的业务联系的多个楼盘间来回,在这行当里从头到尾有十六年,现在,要离开了。

刚转到这一行来的时候接受的第一堂专业课,老师说中国的房地产业固然在是迅猛发展,但一手房住宅的区间大约是十五年左右。这话我记忆深刻,因为当时迅速地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得出结论,十五年后,自己正好差不多临近放慢整个节奏、准备退休的阶段。光阴似水般流逝,现实,很准确地兑现了老师的预言,潮起潮落,尽管庞大的泡沫还在闪闪发亮,但行业的黄金时代确实已经结束。公司的住宅项目基本都在陆续收尾,全面商业转型也开始很久了,而我……经历过了事先预料不到的各种巨大变故,也终于如期到达打算退出的节点——是很累了,所以,不想,也不能再拼。

查看更多...

Tags: 平淡生活 公司 杂事 行政 潮起潮落

分类:Life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62

贴图·相忘江湖

唔唔,这是李博的。除了《永不放弃》那套,其他的都在这里。相对来说,老李的签图我做得最少,也最不卖力。没办法,谁叫他名气最大的(咦,这逻辑?)

存。

查看更多...

Tags: 相忘江湖 李博 签图 飞天 西出阳关 在那遥远的地方 我的左手 潮起潮落 血色黎明 李幼斌

分类:Article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9

《潮起潮落》,潮起潮落……

早些年,从事了一辈子海军舰艇设计研究的老爸还没有退休,他业余唯一的娱乐,便是每晚按时坐在电视机前“受教育”(嘻嘻,我们那会儿总是这样调侃主旋律题材的影视剧的),而且必定要拉我和小表弟一起“陪绑”。大概是十年之前了吧——有一天晚上我们俩坐在他的旁边,一边啃苹果一边斜着眼乱恍,在《潮起潮落》那首很不起眼的、拖沓而不知所云的片头曲之后,突然就看见了理个小平头的李SIR。接下来,鲁明宽被抓了壮丁,与小荷失散了;而我就被李SIR抓了壮丁,一门心思地看下去、把老爸和表弟都扔下不管了。

在《潮起潮落》之前,也看过几个他的戏,所以清晰地记得这个又高又瘦的东北男人,多数时候是温和而深沉的,有着历经岁月磨练后的冷静、稳重与洒脱,醇厚如酒。《死刑与婚礼》中的刑警,半敞着旧旧的皮夹克、双手插在裤袋里,站在北方凛冽的寒风中注视着女友,等她在自己和战友之间抉择,一脸的平静与坦然,于默默无言中清楚无误地传递着“无论你选择谁,我都祝福你”的信息——有哪个女子最终能够抗拒这样强烈的感情?!同样是这个男人,也有一双锐利的、精光一闪之间就几乎要穿透别人内心的眼睛,令人无法在他面前遁形。在1985年的《死证》里,那个被认为是内JIAN、最终用生命来证明自己的尊严和清白的抗联师长就有这种凌厉的眼神,让人想起一柄夜夜长啸、锋锐无匹的宝剑,有一天突然跃出剑匣,饮尽敌血、而后终于寸寸断折……唉,这一次,他的鲁明宽也会有那么令人震撼的情感么?

查看更多...

Tags: 李博 相忘江湖 潮起潮落 李幼斌 评论

分类:Memory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