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青春无需强留。但要缅怀。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新案

即将开盘的新案,位于刚刚并入浦东新区不久的南汇新场镇以西,远离上海市区四十多公里。

早晨七点四十五分,冒着大雨从市中心坐班车,一路颠簸得眼冒金星,九点正准时到达刚刚交付的售楼处。这是进到这家公司后接触的第三个项目,产品本身大相径庭,分别做的高层公寓、独栋别墅和商住综合性社区,但见鬼的是,销售设计风格全完全一致,深灰,银灰,纯白,大理石,玻璃墙,原木……大到园林景观,小到家具用具,单色+简约,基本没有花纹装饰——请的是同一家设计公司,贝尔高林。档次是有,但对卖房子的人来说,严重的审美疲劳,下了班车的一群人,甫一踏进大门就不约而同地大声叹气,啊…………

查看更多...

Tags: 平淡生活 雨天 行政 杂事 销售 开盘 公司 南汇 新场 浦东

分类:Life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82

“曲终人散后,江上数峰青”:松田优作

新光电影院,位于南京路闻名遐迩的上海市第一百货公司后边,狭窄的宁波路上。童年时我住在苏州河的北岸,距它不到三公里远,去到它的路上要经过有跟外白渡桥差不多样式的弧形钢拱的浙江路桥。记忆中,市中心的老城区陈旧而拥挤,连带着这座影院也毫不起眼,从它面前的人行道上走过,一不留神就会将它彻底忽略。但我知道它在中国影剧发展史上有足以自傲的地位,1931年,中国第一部有声电影《歌女红牡丹》在这里首映。到了上世纪整个的八十年代乃至九十年代前期,新光电影院以放映海外内参资料片闻名,这事也惠及到我,则是因为妈所在的研究所曾一度隶属于上海市电影局(这个机关现在早已撤销),作为常见的福利,那个时候我不下二十次地一手握着印有“新光”字样的淡黄色、粉红色或湖绿色的电影票,另一手拿包零食,穿过簇拥围挤在宁波路上的“黄牛”和等票的人群,进入这座老旧影院黯淡而狭小的门厅。年代太过久远了,尽管翻新过,放映厅原本光滑可人的磨石子地面也已斑斑驳驳,深棕色座椅蒙着卡其布套的椅背边角破损严重,露出了里边变色老化的海绵,音箱里传出来的对白或音乐偶尔会带着刺耳的呼啸声,一副局促困窘的样子。最近二十年,影院业随着电影业的兴旺衰落亦沉亦浮,新光电影院所处又是寸土寸金的中心地段,可奇异的是,它居然没有在周围拆迁新建的浪潮中没顶,而是,旧貌换了新颜。现在它叫作“新光影艺苑小剧场”,是一个民间剧社承包的话剧小沙龙,电影成了白天的兼营。

当然,这是媒体上的消息。我没有再去新光已很多年了,自从妈工作的研究所划归其他部门管辖之后,电影票的福利虽然一直还有,但地方,就换了沪西离家不远的安福路永乐宫。最后一次在新光看内参片是1990年,看的是拍摄于1988年的《黑雨》(Black Rain),美日合拍,男主演是迈克尔·道格拉斯。除他之外,影片的主演阵容里有当时还刚刚出道、一脸青涩的安迪·加西亚,有高仓健,还有松田优作……对,松田优作,Yusaku Matsuda。他早已经不在了,就是我坐在新光电影院的旧海绵椅子上看《黑雨》的前一年,39岁的盛年,病卒。

查看更多...

Tags: 曲终人散后 江上数峰青 松田优作 人证 黑雨 新光电影院

分类:Memory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