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青春无需强留。但要缅怀。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私密日志] 私密日志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Them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9

[私密日志] 私密日志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Them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4

[私密日志] 私密日志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Them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47

[私密日志] 私密日志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Life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1

《和平卫士》电视剧故事版

中国影视演员温海涛(1957-2004)纪念网站原创文件存档。

创作时间:2004年2月-8月(电视剧影像素材为22集版本)。

查看更多...

Tags: 清川如是 纪念站 和平卫士 温海涛 故事

分类:Article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6

上海枫丹村故事

这是坐落于上海西区一条幽静小路深处的一片联排公寓,建于上世纪的二十年代。就象它的名字很自然地让人想起巴黎郊外的那个和拿破仑有密切联系的地方一样,枫丹村的房子也秉承了浓郁的法国风格,又带着一点俏皮而浪漫的西班牙风情,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上世纪初某个古老的南欧小城。这一带曾因聚居过大量的欧侨而被称作“上海法国城”,在经过了大半个世纪的沧桑之后,街区的外表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优雅、安详的异国情调还是在每一个细微的角落里隐藏着,不经意间就会显现出来。高大的、被称为法国梧桐的悬铃木遮蔽下的街道;绿荫深处静静伫立的红砖小教堂;从陈旧的围墙上端探出头来的夹竹桃花;人行道上镶嵌着地砖,久历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还是能清楚地看见上面精致的花纹。褐顶红墙、有着一样的结构和布局的三层房子,那么一排排的,规规矩矩、整齐划一地伫立着,沿着房屋的墙角,每到春天就会冒出些不知名的小花。能容一辆小汽车通行的水泥路平直地伸向弄堂口的大铁门,终年清爽整洁。路旁,那一扇扇轻易不开的前庭院门内,是小小的、天井式的花园,通向铺着闪闪发亮的木地板的客厅。朝南的阳台上放着精心培育的盆景,阳光透过班驳的树影,照射在拱型钢窗后抽纱的白色窗幔上,偶尔有风吹过,那窗纱便轻轻晃动着,宁静而又闲适,几十年不变地云淡风轻。从这儿的街上经过的行人一般都步履轻缓,表情恬淡,很少有市中心商业区的那种匆忙和紧张,连偶尔驶过的汽车也是轻悄悄的,象在水面上滑行而过般地柔润无声,惟恐惊动了什么人似的。午后,某条寂静的、空无一人的大弄堂里,镂花铁围墙后往往是一幢年代久远的大房子,有宽广的花园围绕着,轻柔的钢琴声从饰有涡状花纹的窗户内若有若无地传出来。江南春天的湿润的黄昏,空气中就弥漫着樟树特殊的香味,颇有几分“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意味。

从公寓建成之初就入住这里的,是家道殷实(不是豪富)的商人,留过洋、在外滩的大洋行里供职的勤勉踏实的职员,世代书香的大学教授,愤世嫉俗的文化人,引领着当年沪上时尚的名伶,芳名经常与某个富商要人一起出现在报上的交际花,或者不远万里、到这个东方第一大都市来寻找发迹机会的外国人。在这些人的背后,也有一两个大革命失败后坚持着自己信仰的地下党人,隐蔽在重帏深锁的厚厚丝绒窗帘后面,就象一滴清水融入大海。弄堂里的人家多半一住进来就不再搬走,邻居间维持着周到、疏远的礼貌。当然也有相互投缘而结下几十年的深厚交情的,但多数人往往过了很久也不了解别人的底细,因为彼此既无兴趣、也没有必要。解放后的某一天,曾有几个穿列宁装的政府干部来到这里,片刻后又感慨不已地离去,而弄堂里进进出出的居民们只是草草地朝他们望了几眼,没有人在意,更没有人认出他们曾是自己二十几年之前的紧邻。

查看更多...

Tags: 枫丹村 上海风情 法国城 徐汇

分类:Life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9

永恒的红色经典

那家音像店门口的两只巨大的音箱,是在浓浓的暮色里突然传出乐曲声来的,象是要和这时候街上各种此起彼伏的声音叫劲。站在街角等待绿灯的我,突然愣了一下——那旋律是如此熟悉,如此悠扬、绚烂而华美,带着一种从遥远的过去走来的激情,如同一股被禁锢已久、刚刚突涌的泉水般地从我的心里缓缓地流泻而过……

已经20年没有听到这段旋律了,可似乎从来也没有忘记过它——它是一部叫做《无名英雄》的朝鲜电影的主题音乐。而此刻,这片子的大幅海报就在音像店橱窗的最显眼处高高地悬挂着,海报上方用巨大的字体写着:“永恒的回忆”。看到这个宣传牌,我轻轻地笑了,很贴切啊,真的,它真的是可以被当作一件永恒的东西来回忆与怀念的,当之无愧。

查看更多...

Tags: 无名英雄 评论

分类:Memory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9

[私密日志] 私密日志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Them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24
几年前,我就已经知道沈晓谦离开了上译厂,而且,是并不愉快地离开。不过,即使没有眼下闹得沸沸扬扬的这场上译厂事件,我还是会经常想起他来的,想起17年前,他作为一个年轻的演员(而不是配音演员)参加演出的那部著名的影片——《雷场相思树》。

那是在1986年的夏天,作为政治课程的辅助教材,学校组织我们看的电影。这部有着那么另类的名字的影片,反映的是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五个性格不同、命运迥异但又情同手足的军校士官生的战场经历,在当时以独特的视角和表现手法名传一时。这五个士官生的扮演者,是巫刚、张建民、胡亚捷、赵军和沈晓谦。到现在,除了一直默默无闻的张建民之外,巫刚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头号小生;胡亚捷是空政话剧团的台柱;相对比较沉默的赵军,就在不久前一鸣惊人,击败了李幼斌和黄海波、拿走了2003年度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男配角奖。那么,沈晓谦呢——

我不知道他离开了上译厂以后怎么样了,看《雷场相思树》的时候,我的青春才刚刚开始,相信他也并不比我大多少岁。那时的他,瘦瘦的,小小的,满脸调皮和机灵的神气;在去前线的火车上,他扮演的“中医”丛培民,从大沿帽的帽檐底下悄悄地抬起眼睛来朝同伴做鬼脸。他有一条低沉而醇厚的好嗓子(那正是他后来成为一名配音演员的最优秀的潜质啊),非常好听,片中的许多台词都让人忍俊不禁。最出名的,莫过于军校生们临上前线之前进行越野训练,瘦小的丛培民背了个大大的背包、肩上压着沉甸甸的装备气喘吁吁地跑到了终点,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掐着秒表的团长说:“……这地球,都转得没规律了”,由海政的著名老演员储智博老师扮演的团长,听了后板起脸来:“这只能说明地球是圆的!”记得看到这里,电影院里响起了一片大笑声。银幕上沈晓谦的表情,是被人“呛”到了似的哭笑不得,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淘气的样子,非常生动!这以后的许多年里,我听过很多次他为年长的、成熟的角色配音,每每想到这个音域宽广而低沉的美妙声音的背后,会是一张那么活泼的脸,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微笑,觉得自己好象已经认识他很久很久了……

查看更多...

Tags: 上译 沈晓谦

分类:Memory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5

跨越半个世纪的偶像

2003年11月初的一天,借着出差的间隙到八一电影制片厂去看朋友。一场大雪之后的北京,是难得的晴朗与温暖,从出租车上下来的那一瞬间,我甚至感觉,自己还身在仲秋时分的江南。

坐落于京城西南角的八一厂,看起来很不起眼,门外紧邻的小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片嘈杂而喧闹的市井人生。如果不是那座部队机关特有的门岗,还有镶嵌在大门旁墙面上的厂名——也许不会有人意识到,50多年来人们所熟悉的、那些片头上无一例外地饰有闪闪发亮的八一军徽的著名电影,都是在这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大院里诞生的。朋友挽着我边说边笑地走进大门,门内是一条安静少人的林荫道,午后的阳光透过叶子稀疏的枝桠静静地洒下来。一幢幢明显年代久远的、陈旧而普通的低矮楼房安静地散布在道路两边,被生长了多年的树木和小块的草地簇拥着……真的看不出来,哪一幢房子里会住着那些曾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过他们熠熠生辉的名字的人们。

并不是我自己先看见的——同行的朋友一边走,一边转过头去大声地招呼一个从旁边的侧路上走过的老人:“……张老师!”他的语调里有毫不掩饰的尊敬,于是我才注意到这个看似平常的老人,大约年逾七十的样子吧,中等个子,戴一顶黑色的棒球帽,深色的夹克,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装束,走姿相当的挺拔和端正。听见有人叫他,他扬起脸来,帽檐下是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已经现出了浅淡的老人斑。这张脸,让我突然想起了某种似曾相识的东西,好象,我是见过他的?他挥挥手,朝我们笑笑,微微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牙齿。他的笑容开朗而灿烂,完全不象是个古稀老人——那一刻我就在他的笑容中记起来了,他是——张勇手。

查看更多...

Tags: 八一厂 张勇手

分类:Memory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4